ECSR在《江西社会科学》发表“中国古代海洋文明研究”专题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4-02-21  浏览次数:1129

我所在《江西社会科学》2013年第11期上发表“中国古代海洋文明研究”专题,共有4篇文章,内容概要如下:

【编者按】中华文明自肇始之时起便具有陆海两重性。但在古代前期,内陆意识占据主导地位,更多的是受“华夏正统观”和“华夷之辨”的影响。中唐以降,随着中外交流由陆路全面转向海洋,海洋意识不断增强,对外关系呈现出一系列新的特点与趋向,进而对中国社会的发展演变也产生不小的影响。本期发表“中国古代海洋文明研究”专栏,旨在从海洋文明的视角,探索研究中国古代对外关系和军事攻防的新思路。

陈国灿《宋朝海商与中日关系》:两宋时期,随着海外贸易的兴盛,海商群体获得很大发展,对宋时中日关系产生多方面的影响。宋朝与日本始终没有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海商不仅成为宋日之间官方联系的纽带和政治交往的中介,而且在推动两国经贸关系的正常化和文化交流的不断深入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宋朝海商之所以在中日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固然与宋王朝统治思想的调整有关,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此期中国社会的变革和海洋意识的成长。

李圣华《从汪楫奉使琉球看清初中琉关系》:康熙二十二年,清帝有意加强藩属国及海疆管理,命汪楫出使琉球。汪楫一行与琉球国的交流集中反映在汪楫所撰《使琉球杂录》和《中山沿革志》中,其交流活动包括: 关心琉球安全问题,向琉球国王提出加强兵防的建议; 部颁谕祭、册封仪注不备,重为酌定,仪注详备,且显有变革,为后来琉球使臣效法; 对出使旧例与琉球风习进行改革; 与琉球能诗之士往来酬唱,将赠答诗汇编成集; 鼓励琉球兴办教育,归来代为奏请琉球生入监就学。汪楫出使琉球在清代中琉关系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不仅强化了清政府对琉球的交往,而且大力促进了中琉政治文化交流,在中国文化传播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于逢春《中国疆域底定视域下的西洋火器之海上传入及使用》:明朝水军于16世纪20年代开始打捞与大量仿制从海上传来的佛郎机铳。17世纪初期开始的明金( )之战中,明军一度取得火器优势。1631年后金仿造红衣大炮成功,加之投附明将携带的巨量火器,使皇太极得以组建一支强大的炮兵劲旅,完全掌握了明清战争主动权。定鼎中原后,康熙帝利用西洋火器北抗沙俄、西征准噶尔部、平定西藏、统一台湾; 雍正帝则倚仗其底定青海、改土归流; 乾隆帝则用之再平大小金川、讨平西域,中国疆域由此底定。但西洋火器传入中国后,技术上始终没有进步,且受到专制统治的严格控制,由此导致中国与西方在军事上的差距越来越大。

王日根、黄友泉《海防地理视域下的明代福建水寨内迁》:明代水寨内迁是古代海防史研究的重要议题,明清以来,水寨内迁举措遭到了广泛的非议,甚至被视为明代海防衰弱的主要标志,这种简单的推论不仅没能发现水寨内迁的真正原因,更无法揭示水寨内迁背后的海防寓意。透过海防地理视角考察明初福建水寨选址问题,并通过烽火门水寨内迁个案的分析可以看到,明初海防经略者忽视海防地理对军事驻防的制约,错误地将水寨设置于战线前沿、易攻难守的小岛之上,导致这些重要的军事目标处于无法自存、防御不足、易遭突袭的险境,其后水寨的内迁是对明初水寨选址不当的修正,值得肯定,而水寨内迁所反映出的明代在军港选址与岛屿驻防上的经验与教训,值得我们反思与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