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之门何时初步开启?” ——于逢春教授受邀赴陕西师范大学所作专题学术报告侧记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25  浏览次数:13

2018514-16院院长于逢春教授应陕西师范大学邀请,到西安从事学术交流并作专题学术报告。515日,在题为《全球化之门何时初步开启?——联结海陆丝绸之路的元大都与伊利汗国忽里模子》的学术报告中,于逢春教授通过梳理《马可·波罗游记》《伊本·拔图塔游记》《出使蒙古记》《柏朗嘉宾蒙古行记》《鲁布鲁克东行记》等当时欧洲、西亚人的历史记录,为人们勾勒出“蒙古治下和平”(Pax Mongolica)的原初景象,让人们对旧大陆各区域之间畅通无阻的大交流首次得以实现的历史场景有了真切感受,使人们似乎听闻到了早在大航海时代到来之前,全球化之门便由蒙古-元帝国初步开启的华丽乐章。

于逢春教授认为蒙古-元帝国从13世纪70年代到14世纪后半叶,以当时的水陆码头——元朝大都(今北京)为中心,以当时海陆码头——伊利汗国忽里模子(今伊朗阿巴斯附近)、金帐汗国拔都萨莱(今俄罗斯阿斯特拉罕附近)等为枢纽,在陆路,时人通过站赤交通、商贸往来等方式,将东起鄂霍次克海—日本海一线、西至欧洲中部—地中海—东非一线,北起西伯利亚、南迄南海—孟加拉湾—阿拉伯海—阿曼湾—波斯湾北岸一线的新旧道路连接了起来。在海上,蒙元帝国及其藩属国强大的官私船队将处于西太平洋-北印度洋海域圈中的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与东非联结为一体。白银是当时“旧世界”共通的货币;蒙元帝国及察合台—金帐—伊利汗国政府的令牌是便捷的通行证;操着波斯语的穆斯林商人是最活跃的交流中介者。

基于此,于逢春教授认为在中国重新走向海洋世界的今天,在构建自己的海洋文明框架时,应当首先找寻中国失落的海洋文明基因与千年海洋实践,赓续被明清两朝阻断的固有的海洋文明,衔接大航海时代开启前夕东西方共同航海的历史脉络。在此基础上,展望并定位中国今后走向海洋文明之路。

[魏超供稿]